《變革中國:市場經情趣用品濟的中國之路》
  作者:中古萬利多(英)羅納德·哈里·科斯/王寧
  譯者:徐堯支票借款/李哲民
  版本:中辦公室出租信出版社2013年1月王寧
  湖北江陵人,萬利多製冰機早年就讀北京大學,後赴美求學,獲芝加哥大學博士,自1998年起擔任科斯助手,現執教亞利桑那州立大學。
  羅納德·哈里·科斯
  新制度經濟學鼻祖、產權理論的創始人、102歲的諾貝爾經濟學家。科斯長期關註中國改革,分別在2008年和2010年兩次慷慨出資,主辦學術會議,為中國經濟把脈。
  【致敬詞】
  《變革中國》討論了一個占世界四分之一人口規模的國家,從階級鬥爭為綱到一心一意發展經濟,從封閉到開放,從公有一統、計劃管制和按勞分配到多種所有制、市場經濟和全要素分配的體制變遷過程。
  在那些艱難困苦的年代中,有那樣一代學者和政治家——我們的先輩們,以極大的勇氣,實事求是,開啟了新的思維,帶領中華民族真正走上了現代化的徵程。他們和這段波瀾壯闊的歷史,值得為世世代代的後人們敬仰和銘記。
  以此向作者科斯、王寧致敬。(by 周天勇)
  過去30年裡,中國從一個市場和企業精神被禁錮而貧困潦倒的國度,成功地轉型為一個市場開放、私企盛行的全球經濟重鎮。本書旨在向世人揭示這一切的來龍去脈,科斯與王寧,根據多年對中國經濟發展的跟蹤觀察和對市場經濟的長期理論思考,直筆而書,成就中國改革一家之言。
  這本書 釐清中國經濟市場化路線
  《變革中國:市場經濟的中國之路》記載中國在20世紀70年代中後期實行“改革開放”所引發的經濟、政治和社會變革,揭示市場經濟在中國從地下走向輝煌的艱難歷程,客觀地分析目前中國市場經濟的軟肋和遭遇的發展瓶頸。
  我和科斯老先生決定寫這本書,是在“2008年芝加哥中國經濟轉型討論會”之後。老先生一生鐘愛中國,在98歲的高齡,不辭勞苦,組織了這個準備兩年、歷時5天的國際學術會議。而且,老先生慷慨解囊,用早年獲得的諾貝爾獎金,安排會議參加者住進芝加哥最舒適的賓館。參會者提前遞交的指定論文和會場上的討論沒有讓老先生失望。會後,我們發現這些論文就中國改革過程中出現的專門問題給出了令人滿意的答卷,但中國經濟改革之全貌,仍然雲遮霧繞。於是,我們決定寫本書,釐清中國經濟市場化的來龍去脈。
  書中的很多結論,讓我們驚喜交加。譬如,中國的市場經濟不是官方設計出來的,而來自民間的邊緣革命是中國經濟活力四射的主要動力。市場經濟之路不僅讓中國走出貧困,也讓中國回歸自己的文化傳統,從實事求是的實用主義理性,到富民為先的治國之道。書中的一些發現也讓我們夙夜不安。尤其令人憂心的是,沒有開放的思想市場,中國何以立足世界?
  這一年 科斯先生中國行終未如願
  我是帶著諸多期待跨進2013年的。《變革中國》元旦在北京出版,我們期待中國讀者的反響。科斯老先生和我籌辦的新經濟學期刊,《人和經濟》,幾經波折,終於在年初找到一家德國出版社與我們合作。我們期待著新雜誌能發出自己的聲音,推進經濟學的發展。當然,2013年最大的期待是科斯中國行。
  科斯酷愛歷史,孩提時代,讀到馬可·波羅,從而與中國結下不解之緣。但是,生性淡泊,專心向學的科斯深居簡出,從沒有踏足過亞洲。晚年的科斯一直希望能有機會造訪中國,了結自己的心愿。但是,科斯夫人因身體不適,無法乘飛機,尤其不能承受長距離飛行。科斯當然不會撇下夫人,獨自前往中國。“科斯中國行”就這樣無限期地推遲。
  科斯夫婦1932年相識於芝加哥,1937年在倫敦喜結連理。他們一生無子無女,相依為伴,直到老夫人在2012年10月無疾而終。老先生頓時痛不欲生。為了舒緩老先生的哀思,我們力勸他到中國換個環境,散散心。由於老先生當時心力交瘁,我們的計劃需要等待他老人家康復。
  老先生在今年初逐漸恢復了健康。為了中國行,他還專門去看了醫生,做了全面體檢。他的主治醫師告訴我們,說老先生身體非常棒,所有器官都正常。我們都為之鵲喜,以為老先生終於可以百歲高齡造訪中國,一圓兒時的夢想。
  誰想到,天有不測風雲。就在我們緊鑼密鼓地準備行程時,老先生7月底染病住院,一月後,撒手人寰。嗚呼,悲夫!
  這代人 思維和心態停留在20多年前的中國
  我70年代初出生在魚米之鄉的江漢平原,80年代中期有幸“鯉魚跳龍(農)門”,到北京上學,躬逢當時自由尚學的燕園文化。90年代初我到美國求學,隨後留在美國工作至今,已經廿載有餘。
  因為這樣的經歷,我們這群人像桃花源中的武陵人,不知身在何處。改革前,中國的城鄉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鄉村小子到北京讀書所遭遇的文化衝擊不是城裡人能夠輕易理解的。二十年前,中美之間存在巨大差異。我們雖然離開了中國,但似乎沒有進入美國。現在回國,困擾的是另一種反差:中國過去二十多年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而自己的思維和心態仍舊停留在二十多年前的中國。
  在思想和行為方面,我們或許與環境有些格格不入。或許正因為是落伍人,我們不必亦步亦趨,緊跟潮流。沒有與時俱進的壓力,或許我們可以不受拘束地踩著自己的旋律跳舞。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張弘  (原標題:科斯 中國的奮鬥,就是世界的奮鬥)
創作者介紹

annual

rgvmcf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